毫无体育竞技精神根源白话聊聊五姓家奴国家的狭隘的历史观

2022年8月16日 by 没有评论

明洪武二十五年,一个叫李成桂的高丽叛将上疏明太祖朱元璋,书中大意是“洪武爷(身份不如儿子,皇子为亲王,朝鲜王实封郡王衔),小子我一不小心造反成功了,帮我给孙子起个新名吧,您看一个叫“和宁”,一个叫“朝鲜”,您看哪个比较好?”于是一个叫李氏朝鲜的国家诞生了,对外全称“有明朝鲜国”,在此之前这个李成桂欺软怕硬,还率高立军在铁岭卫(今朝鲜)企图和大明掰掰手腕,一看不行迅速逃跑,再加上是个两面三刀的叛将,并不是十分讨他”洪武爷“的喜爱,所以他想被册封为藩王的事并没有实现,仅当了个权知朝鲜国事,代为统领袤“三千里”之政事。

李成桂及其子是向大明年年遣使,岁岁纳贡,奉珠宝,献美女,见大明使者如同祭天,焚香沐浴祭祖斋戒,出汉城西门20里外迎恩亭跪迎,俯仰兴三舞蹈,三拜四叩大礼仪再乘以三遍后痛哭流涕的大呼”我的陛下啊,思念您啊,您在百忙之中还惦记着我,我一定多多在洞里,堡子里给您找多美女和山参,伺候好您和我那些干爹们(朱元璋诸子朝鲜妃子)。之后把诏书供奉于慕华馆内。

如此一来,本来一脸嫌弃的洪武大帝,脸色有了一丝皮动肉不动的笑容,降谕说:“只要你把孙子好好当到底,听话孝敬,那么朕是不会让我孙子(朱允炆)去打你们的,于是明太祖把李氏朝鲜定为大明十五不争之国,但还是要把这个李成桂的劣迹(狡黠,弑君)写进《皇明祖训》,告诫后世嗣君,对付这个李氏朝鲜要打一棒子揉三揉,不能给好脸色,吓得李成桂,李芳远父子连连上疏辩白。

但是当孙子的也是有尊严的,在大明面前李成桂是孙子,但在广大的朝鲜臣民面前,他还是要显示出封建朝鲜大佬“扛把子”的威严,于是乎,他先忽悠大明签个“代理分管合同”,拿到了总裁的授权,又利用建文和燕王(永乐)主家内部闹矛盾的时间节点上(靖难之役)通过两代三王的不断请求,成功得到了大明建文皇帝赋予的半自治权,又再次利用永乐大帝的垂悯,成功上位朝鲜藩王,实现了”拆家自由“。

有了这份”自由“和”荣光“,朝鲜李氏王朝的继承者们,便开启了自嗨自娱模式。采用蹬鼻子上脸战术,偷梁换柱的方式,偷偷摸摸给自己穿的蟒袍上多添个爪(四爪蟒变五爪龙),小小不言的在李朝实录里记载一下天朝八卦传闻和自己的看法。又把月亮和铁栏杆(监狱里)看到的位置变化转变成文字,总之是一边瞄着天朝的脸色,一边暗中不断尝试突破宗主国的底线,大明同意了就感恩痛哭,不同意了就嬉皮笑脸,弄的明朝骂也不是,打也不是,索性自己玩去吧。李氏朝鲜是把装傻充愣的技能发挥到了一定水平。

百余年后一个叫丰臣秀吉的日本幕府将军联合本地百十个村,几十个淀子的“厮”们乘船来到朝鲜,喊着“先征朝鲜,再伐大明”的口号齐刷刷的把朝鲜的国王赶到了鸭绿江边,就在朝鲜国王李昖马上要下江潜泳之际,万历皇帝派来的大明雄狮从天而降,大征朝鲜,历时七年驱逐倭寇,把丰臣秀吉打成了”称臣大吉“,倭寇最终仓惶驾帆渡海,收妖回洞,受神宗所赐“日本王”,从此闭门等死。

朝鲜则迎来了再一次新生,奉万历帝为神明,自称神宗再造之国,誓死效忠,绝不改对大明的信仰。此仗是明军打的,倭寇是明军剿的,朝鲜也是大明重塑的。那朝鲜国王和军队就成了摆设,为了强刷朝鲜藩廷在朝鲜臣民面前的存在感,朝鲜也需要树立自己的抗倭英雄,可问题是战争中朝鲜的将领和军队不是死走逃降,就是被打成光杆司令,于是找了又找,挑了又挑,找到了至少在海上还打过几场胜仗,恒心坚定如初的朝鲜领军人物,这个人叫李舜臣。

明朝后期,宗室寄生,朝廷党争,四方起义,国弱民穷,建州女真八旗席卷辽东,与李自成的闯军成东西夹击之势,大明王朝尚无力自保,更无暇顾及朝鲜。而朝鲜一边高喊“”我是大明忠臣,决不侍二主”,一边被八旗兵摩擦了数次后便纳头拜了新主(来去是梦),但恳求清太宗,投降后不易服,不剃发,之后无条件投降。

之后王朝周替,朝鲜李氏王朝由明朝朱家的干孙子,变成了清朝官觉罗家的干孙子,朝鲜李氏王族一边歌功颂德大清皇帝,纳贡称臣,一边偷偷摸摸的又以中华正朔自居。自此又关起门来自娱自乐,一会让“大长今”们(泛指)研究各种腌咸菜,一会与宫女们研究一下人体生物医学(女宫尚仪),无聊之极时对自己王子王孙的衣冠动起了主意,在王子王孙的朝服上所绘的蟒到底应该是三只爪儿还是四只爪儿又开始争论不休,反正小国寡民也无需励精图治,励精图治了也谁都不敢惹,闷骚苟活岂不更加快活。

如果说历史上中国强大时日本是妾,华夏衰弱时日本是盗,那么韩国(朝鲜)无论在当时中华强盛和衰落时都是贼,一种方式是是寄生在宿主身上的虱贼,一个是反噬啃咬原主人的蛆贼。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可怜的朝鲜王朝逐步又被日本逐步控制,随着袁世凯(三品道员 同监国朝鲜)率领撤出了驻军,标志着清朝势力撤出朝鲜。

而朝鲜高宗李熙在兴宣大院君(生父),闵妃(妻子),开化派(亲日)反复掣肘后,在日本,沙俄各势力角逐中,终于如愿以偿的在1897年10月12日于庆运宫(德寿宫)圜丘坛祭天,坐上了龙椅,加十二章衮冕,自称大韩帝国皇帝,年号光武,成为朝鲜半岛第一个称帝的人,用这种饮鸩止渴的自杀式方式原了祖先梦寐以求的皇帝位,又把被日本人烧成渣渣的景福宫重新修补修补,寝宫也改称“乾清宫”。虽说和紫禁城乾清宫对比来说就是三间大瓦房,但名字得对的起好不容易得来的皇帝身份。不知当年不输靖江王府的景福宫时下就剩下几组孤零零的建筑,面对大片焦土废墟,高宗有何感想。

这里不得不提一句朝鲜高宗李熙的皇后闵兹映,李熙登了“大韩”皇帝位后,追封他妻子闵妃为明成皇后。而闵妃却在两年前的“乙未事变”中被日本人杀害。当时两个日本浪人中村楯雄和藤胜显从景福宫里把闵妃揪着头发拖出来,放在门板上,边用刀砍边致死,死后还用油焚尸,灰烬倒入池塘。可怜闵妃也算是是一位在朝鲜叱咤风云的女政治家,面对这种侮辱,不知大韩帝国的开国之君高宗李熙是应该感谢日本人呢还是恨死日本人呢?

好景不长,1907年高宗李熙被伊藤博文(朝鲜监政)“勒令”禅位于皇太子李坧(纯宗,闵妃之子),改元隆熙。纯宗继位没有过一天实权,连继位合法性都是被他父亲高宗否认的。就这样当了三年名义上的大韩皇帝,到了1901年大韩帝国就被日本正式吞并了,废国号,设朝鲜总督府,李坧被软禁十六年后病死,大韩帝国历两任傀儡皇帝,一个开国之君李熙,一个亡国之君李坧。

日本侵华战争开始后,韩国籍(朝鲜籍)部队成为了日本的急先锋,据1973年日本防卫厅统计,在前后总计250万的侵华日军中,朝鲜籍士兵达160万人,包括驻伪满关东军中就有38万韩国籍士兵。更可恨的是,南京城被攻破,冲入城中第一个违抗命令带头强奸掳掠的部队正是松井石更率领的第十五师团的朝鲜联队,南京大屠杀中五支受到日本天皇表彰的禽兽师团,其中一支就是由三万日军“鲜人”组成的部队。战后受审的松井石更说,攻入南京带头强奸南京妇女的就是韩国籍部队,并得到证实。受审的日军韩国籍战犯多达148人(乙级,甲级还不配),处死者23人。

虽说韩国被日本占领后也不乏仁人义士誓死抗争,如刺杀前日本首相伊藤博文的安重根等,也有不屈者也在在华建立了韩国海外。二战后期,日军崩盘,美军兵临城下,两颗轰完之后,日本凉凉,只要盟军答应不废天皇,日本无条件投降。日本再一次将“妾”的技能发挥了出来,干不过就跪服(菊与刀)。日本从金钱到女人再到土地(军事基地),无一不贡献给美军,来换取安宁。韩国一看日本主子也不灵了,一头又扎进了美国的怀抱,努力成为美国“看门神兽”。

紧接着抗美援朝战争中,被我英勇的志愿军打的差点变成水生生物的韩国死抱美国大腿,只可惜精于算计的山姆大叔并没有没把韩国当成干儿子,而是当成了“吉娃娃”(注:一种“凶残的犬类”)。

在之后,面对曾经的宗主国日本,韩国开启向日本疯狂报复索赔的模式,日本赔完了韩国再告,告完日本再赔,签订多少份协议备忘录都不好使,什么契约精神,什么协助发展,都是扯淡,反正就是你日本人得赔到海枯石烂的一天。但遥想当年日本侵华时,韩国甘为日本走狗,一边帮助日本在华夏大地上奸淫掳掠,一边又骂日本人又把自己妻女送去做慰安妇。

战后一边痛哭抹泪,把自己描绘成最大受害者,在战时则对容留韩国的中国毫无感激之心,反而帮助日本在南京大肆杀戮。所谓一边当着女表(一个字)子,还要立着贞洁牌坊,龌龊之心可见一斑(成败皆空)。

越战时韩国作为美国的仆从军,抱着主人的胳膊,顶着自由民主的帽子,又跑到越南烧杀抢掠,干着为虎作伥,狐假虎威之事。而且再一次成功扮演了淫贼和强盗的角色,前后数万韩军开赴越南,不敢打硬仗,而是专挑妇孺下手,毫无军纪人性可言。最终的恶行连他们的美国主人都看不下去,强奸杀掠不说,连幼女都不放过,甚至把越南婴儿生生的撕成两半,后来这成为韩国的禁忌话题,可以说人类历史上男人办的最无能的事儿韩国男人都给办了。

蹲过“号子”带过警察叔叔的银手镯的朋友应该知道,在号儿里最看不起和往死里打的是哪两种罪犯,韩国可谓是渣滓里的奇葩。

为什么韩国男人这么怂呢,因为明清以来韩国历史上就没有自己光明正大的打过胜仗,只能跟着主人去舔盘子坐赢。

我不由得又一联想起了“凶残”的吉娃娃,它在主人的怀里是多么“凶残”,歇斯底里的冲动和怒不可遏的狂吠,江湖诨号“怀中第一恶犬“,当主人把它放下时离开时,它一定是躬身俯卧,边侧头呲牙低吼,但眼睛确是瞄向主人方向,估计是它怕主人走了被人打死,当然它的主人真走了,那吉娃娃一定是摇尾露白,秒变萌宠模样。

所以说,明清以来,韩国历史的最大特点是没有自我主宰的世界历史观,也没有什么光荣的历史。除了记载宗主国的恩德和花边新闻外,就是被东亚怪兽房的各方势力轮流虐待的经过,还有剩下的就是,犹如过家家的风花雪月的流水账。当然那些只会欺负妇孺的强奸犯过往是不会记的。

韩国真的太需要在历史上证明自己了民族属性了,因为600年来韩国的历史无法证明其独立性,中华王朝觑之如屏障藩属,日本帝国视之为大陆跳板,在东西强之间韩国形成了严重的狭隘和自卑的历史观。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韩国为世界做了什么贡献?不能说绝无仅有那也是微乎其微,韩国也只能发挥“盗与贼”的技能,犹如电影《倚天屠龙之魔教教主》里的华山二老。

只能通过自吹自擂,甚至不惜巧取豪夺别人的历史来为自己的脸上贴金,诸如小学生水平的“根据研究表明这东西“反正”就是韩国发明的,这个历史“反正”就是韩国创造的,这片土地“反正”就是韩国的领土”,意淫成为韩国历史书上的座右铭。贬低别人,抬高自己,不择手段,嫁祸于人成为了韩国当下价值观严重膨胀和内卷的矛盾体现,否则以韩国那”高尚“的体育精神,也不会到了世界人民人见人骂的程度,女子短道速滑甚至出现自己把自己队友给KO的韩式内卷操作。

说韩国是发达国家那是相对的,是局部产业的发达。与我国努力发展民生,全产业链搭建,行业协同均衡发展不同,韩国是以举国之力创造了靠着无限剥削其他生产力,进而可以左右韩国大选的摄政财团,穷苦了百姓,养肥了豪强。

可怜韩国百姓一边顿顿吃着“营养丰富”的方便面,一边看着烤架上的那三片五花肉,还有那快吃不起的辣白菜,吧唧着嘴还要高呼:“我们大韩民国天下第一,卷(内卷)死我们也要进大财团当奴,夫复何求!”韩国历届毕业生也以此为方向,累死也要死在爬进三星大门的路上,不给李氏当奴,死不罢休!

说到吃方便面,啃泡菜,提溜提溜喝大酱汤这个话题上来,去韩国的朋友旅过游的朋友可能知道,回国一下飞机(同往亲眼所见),打开手机给老婆打电话报平安,第一件事就是:孩儿他妈妈,给我拿高压锅,现在就炖十斤牛肉,再开两个西瓜,到家就吃,海带和腌咸菜这辈子也别再让我看见!”

韩国美食都这个段位了,居然还嘲笑让众多世界体育健儿交口称赞的北京冬奥会伙食不合口味,说“难吃的很”,我不仅再一次联想“吉娃娃”,那只能说是平时五块钱一斤散装的吃惯了,你突然给它吃皇家的、宝路的,它扭头大骂这味儿不对。

另外,众所周知韩国偷窃他国历史和发明的次数和方式很多,所谓偷人偷地偷空气,自己一出问题就甩锅全世界,列举一些大家熟知的文化偷窃案例:

说筷子是韩国人发明的,却说不出筷子七寸六分、头圆根方的含义(食物是天地的馈赠需要爱惜,故天圆地方,人食五谷而生七情六欲)。其实一开始咱们国家也没争着非要标注筷子这种百姓人人都使用的餐具是我们发明的,因为筷子(箸)起源于华夏这是个常识,就像刀叉起源于西方,也没听说哪个西方国家说非说谁发明的刀叉餐具。如果要说早,那中国西北齐家文化就出土了四千年前的骨质刀叉,那岂不是我国也应该要向教科文组织抢注刀叉发明权?那盘子,碗,锅都要追溯呗?再说与韩国有一拼印度三哥那岂不是要连吃饭的右手作为餐具都要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抢注了?那擦粑粑的左手是不是要追溯卫生纸生厂商的专利费呢?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包容并蓄,又岂是一国一地一族一人的单一文化,在这种国人看来随意正常的事上,韩国的什么都没有只能抢的心态无疑体现了狭隘的自尊心。还是用那套“反正”理论,理由是因为我用筷子所以筷子反正是我发明的,有机会让韩国人拿那个又短又细又瘪的铁筷子来大重庆吃回火锅试试,丸子还没夹上来手给烫熟了。

说春节(元旦)、中秋起源于我华夏,韩国非说是他们节日,和韩国狭隘的历史观不同。我个人认为,为什么非说是一个国家的节日呢,发源于中国,世界共享吗,再不行你办你的韩式春节,为什么非说春节中秋是韩国人的?我倒是希望春节和中秋是信仰中华文化大家庭的共同节日,是东方的道儒文化圈的节日。就像西方过圣诞节,感恩节一样,以后全世界都过春节,中秋节我们才高兴呢。你想大年三十全世界放炮贴汉字春联,张灯结彩,发红包打麻将。八月十五阖家团圆,吃月饼共赏秋月多好啊,那才是国家实力的体现。这是一个连二十四节气(地方小也用不着)都不知道为何物的国家,春联怎么写都不知道,靠满嘴跑火车的韩国能代表的了的?

说孔子是韩国人,也就是儒家文化是韩国人发明的,一个对外尚不知“礼义廉耻,厚德载物”的国家,一个连一部论语这俩汉字都不认识的国家,一个不知“天地君亲师”见人就下跪磕头的国家(艺人台上磕头事件),一个连大韩民国独立宣言都要用中文念的国家,一个传教疯狂到连西方传教士都比不过的东方国家(敢往传基督教),一个一张脸整到千篇一律的国家,一个拿白纸黑字写春联的国家(挽联估计也这么写),一个不会中文就读不懂自己历史的国家,一个把中国太极八卦愣是砍成四卦当国旗的国家,一个连自己军队的指挥权都没有的国家,别说争论孔夫子的籍贯了,都不配称呼儒圣的名字。

说汉服剽窃韩国服装,前文提到明清两朝时期,连朝鲜国王都穿着引以为傲的大明郡王冠服,数着手指头掰扯争论着(揣着明白装糊涂)龙应该有几个爪儿近上百年的时间,小小不言的一个爪儿一个爪儿往上添。朝鲜底层民间服饰风格的来源于盛唐,仿制于明朝,尤其是女版,我大唐那叫齐胸襦裙,充分反应了唐朝女性的开放和自信,但韩国历史服装叫袒胸襦裙,我们的朝鲜族同胞也没有这样的服饰,来看看是这样的。

我也希望韩国能保留下来这种惊天地泣鬼神的服装特色风格来办个模特秀,但估计电视台得打码播出。

当然还有很多例子,以后不出意外还会有更多的例子,但是面对这种扯着脖子喊“我的是我的,你的还是我的,反正是我的”的国家,各位朋友无须生气,只要他那霸权主子怀了抱着它,拴着它,它就会一直狂吠,恶心人不断。你看哪天中华成了世界第一,扭过头来美洲大陆立时就是韩国当年率先发现并成为领土的了。

我们国家厚积薄发,地大物博,万众一心,虽有挫折但一天天眼看着越来越强大,韩流的退潮,就是民族自信的表现。韩国偏安半岛,国名虽以“大”自居,实则是自卑狭隘的表现,就像盲人听不得一声“瞎”字,也没见着中俄美法以大自居,反而是一些岛国如日韩等国土狭小,缺乏安全感的才妄自称“大”,如不是现任宗主国驻军护着,北邻170毫米口径谷山大炮的弹雨就能把他首都给平了,我突然想起一句那个谁说的一句名言:“没有独立的人格,要什么尊严”。

再者,本着邻里和睦,携手发展的原则,希望韩国与我们和平共处。但就是因为冬奥会金牌的公正的判罚就让韩国大为光火,玻璃心稀碎一地,甚至有我们在韩留学生韩国民粹殴打是因为韩国比赛没赢,真如此可谓狭隘到了极点。那1988年汉城奥运会拳击比赛,2002年韩日世界杯,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韩国为了赢得比赛采取的令人作恶的作弊的手段,公平的说韩国留学生就应该在美国,意大利被打出翔来。韩国也别挑拨对立,别忘了在北京的韩国留学生也不少,而且北京的爱国“民粹”老爷们儿也不少。闹大了谁倒霉还不一定呢。

总之,一个连自己国家大部分历任总统都不能善终的国家也别指望能有什么大的作为,靠着自吹自擂,撒泼耍浑,哗众取宠,民粹主义的方式去赢得国际地位也只能成为国际笑柄。别忘了作为联合国五常的中国必要时有绝对碾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能力,也许韩国费劲心机,绞尽脑汁,几代人努力偷来的所谓历史“自尊”,可能分分钟就让他们一个个吐出来。

最后,趁着韩国人还没说老子(李耳)也是韩国人前,援引道德经上名言作为本文的收尾,也许这正是我国博大而韩国狭隘的原因的吧。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