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31日,备受关注的韩国《电子通信事业法》修正案得到韩国国会表决通过,这意味着,韩国将成为全球首个限制谷歌和

韩国的该法案要求,无论是谷歌的Google Play商店,还是的AppStore商店,都不可再强制要求开发者使用平台唯一的支付系统。同时,应用商店还被禁止不合理地拖延审核应用程序,或从市场平台删除应用程序,以防止软件开发商遭受报复。

对韩国开发者而言,如果其能够绕开谷歌或应用商店的支付系统,采用第三方支付平台,那也意味着在业内持续已久的“谷歌税”和“苹果税”在韩国将成为历史。

在海外,Google Play和AppStore商店基本垄断了应用下载市场,因此,“苹果税”和“谷歌税”也成为开发者们绕不开的两座大山。

“苹果税”是指苹果公司规定,在AppStore商店上线的App,应用内购买必须通过苹果的支付渠道,而苹果将从中抽取30%的佣金。而谷歌也在去年宣布,将从今年10月开始,对Google Play商店的所有App都收取30%的抽成,此前这一规定主要是针对游戏行业。

一直以来,游戏行业都是苹果和谷歌“渠道税”的纳税大户,而谷歌去年决定将谷歌税从游戏行业扩展至所有App,也成为引发韩国此次立法的重要原因。

当时,谷歌的这一决定便引发了韩国诸多行业的不满。而今年,更是有多个行业协会通过各种渠道,呼吁韩国国会通过《电子通信事业法》修正案。

值得关注的是,对于渠道税的不满情绪,在全球范围内早已蔓延。此前,最受关注的当属手机游戏堡垒之夜的开发商Epic Games与谷歌和苹果的诉讼案。

尽管相关诉讼尚无结果,但韩国的立法行动,无疑是站在了Epic Games的这一边。值得关注的是,在8月25日韩国国会被曝出将审议该法案之后,8月26日,苹果突然修改了AppStore规则,允许开发者通过电子邮件等方式与用户共享第三方支付方式,但在App内的购买仍然只允许使用苹果支付。

虽然苹果称,该调整是为了解决与美国开发者的诉讼并达成和解。但此举,也证明了“苹果税”并非没有调整的余地。

现在,韩国通过立法,直接取消了“渠道税”的存在,这对苹果和谷歌等应用商店而言,将带来巨大的冲击。

接下来,苹果和谷歌将如何应对韩国的该项法案尚不得知,而外界更关心的是,韩国打响的反“渠道税”第一枪,会给全球市场带来怎么样的影响。

资深互联网市场投资人向小田评论称,业内人士之所以把谷歌和苹果的佣金费用称为“谷歌税”和“苹果税”,反映了谷歌和苹果在应用商店领域的垄断地位,因为这些费用对于应用开发者来说基本上是无可逃避的,而且还没有对费率讨价还价的能力。

“科技巨头利用自己的垄断地位,对成百上千万的应用开发者进行压迫,因此必须要有一种外力来阻止他们。韩国方面提出的新的法案,就是利益受损方所寻求的救济方案”,向小田表示,“韩国第一个开始这么做了,我们预计其他有些国家也会跟进”。

在渠道税的问题上,中国市场也颇为特殊。因为相比海外30%的抽成比例,中国的安卓渠道分成比例更是高达50%。

今年年初,网易CEO丁磊便公开表示,中国的安卓渠道分成是全世界最贵的,这个分成的生态是不健康的,因为它比苹果还贵20%左右。

所以,当海外的游戏厂商在为30%的抽成比例抗争时,中国的游戏厂商却还承受着50%的渠道分成。

在今年7月底召开的中国国际数字娱乐产业大会上,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理事长孙寿山便提出,游戏研发企业与平台运营企业收益失衡,严重影响了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在业界看来,孙寿山的这番讲话也代表了监管层对渠道问题的态度,实际上,高昂的渠道税,也的确严重阻碍了游戏产业的进一步发展。

同时,在目前的全球反垄断浪潮下,渠道霸权无疑不利于市场公平。无论是海外厂商的诉讼,还是国内厂商的呼吁,都反映了市场对于渠道霸权终结的期许。

如今,游戏行业已经迎来内容为王的时代,一些新渠道以及买量市场的快速兴起,都让传统渠道的话语权不断减弱。而韩国禁止渠道税立法的第一枪,或许会成为市场步入下一阶段、竞争环境更加成熟的标志。接下来,全球的渠道市场将会如何发展,也值得期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