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纪,被称为科学世纪,它不仅使我们在物质上迈入了电气时代,而且开创了众多知识学科,比如近代地理学。

当时探险家刚到达世界几乎所有的大陆,而大众又急切地想了解这个奇异的世界。在没有卫星绘图和手机互联网的时代,用机械的文字和数字来表达吗?不,这一点也吸引不了大众。视觉上,最直观的莫过于绘图。

为了将文字信息转换为在视觉上的呈现,科学家发挥了超常才智,完美地结合了科学与艺术,匠心独运,绘制了一幅幅地理对比图,开创了科学的一个时代奇迹。这些绝无仅有的地理绘图珍藏于斯坦福大学。

今天,这些藏品汇集出版成《斯坦福大学奇幻地理:科学、艺术与想象》,让我们可以一睹这些传世之作。亚历山大冯洪堡、艾梅邦普兰《赤道地区植物地理学:安第斯山脉及相邻国家物理图》(1805年)

在大数据时代的今天,数据可视化既形象又直观,是大势所趋,读懂信息图成为每个人必备的能力,无论是在商业企业还是公共管理机构都应用极广,全国多所高等院校也开设了相关专业。

事实上,数据可视化这种形式早在19世纪就曾风靡一时。极具代表性的山高图、河流图等比较地理绘图虽然不像当今的GPS地图一样写实,也没有完全统一比例尺,但处处充满艺术的气息,让人们在享受视觉盛宴的同时获取了大量地理知识,打开了认识世界的全新模式。约翰汤姆森《苏格兰主要河流长度的比较视图》(1832年)

早在文艺复兴时期,就出现了少量对山体的描述,限于文字和数据,并不能直观地展现山脉。

18世纪,人类到达了地球大部分陆地和海洋,但细节仍不清楚。大众渴望认识这个新奇的世界。

19世纪,近代地理学逐渐建立,全球各地的探险家陆续展开了积极的探索,通过多种方式,测得了山峰和瀑布的高度、河流的长度、湖泊或岛屿的面积等地理数据,并将这些数据辅以对未知之地的想象,绘制出一幅幅极具视觉享受的比较图,开启了信息可视化的历史典范。本书包含180幅颇具代表性的比较地理绘图,汇聚洪堡、李特尔、歌德等地理学巨匠的传世之作,展示了科学制图和探索的历程,也带我们一览地理学的概貌。

从世界上最高的山峰,到世界上最长的河流,再到岛屿、湖泊、瀑布和人造建筑,多种元素集中呈现,重新排列,展示了一个充满艺术和想象力的世界,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02

众所周知,亚洲的喜马拉雅山脉和美洲的安第斯山脉相距遥远。在我们熟悉的画作中,这两座山脉从来没有在同一个画面中出现过。

比较地理绘图却将它们画在了一起,不止如此,在这种绘图中,欧洲和美洲的山峦还可以肩并肩排列。这让我们得以在同一张图上,可以总览不同地域的山体,以整体的眼光来看世界。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新旧世界高度图》(1807年)

山高图是地球上最高的那些山峰(包括火山)的概貌图,它将山峰集中呈现并重新排列,创造出一种虚拟的风景。在绘制山高图时,绘图者很少会考虑写实的需求,而是会追求一种艺术效果的表现。路易斯布吕吉埃尔《世界上主要山脉的形状和高度比较图,献给男爵亚历山大冯洪堡先生》(1850 年)

现实中的山峦嶙峋且形态各异,绘图者通常不会将它的形态完全还原,而是选用具有美感的线条,对山体轮廓加以修饰。同一座山在不同的山高图中位置也不尽相同,绘图者会根据各自的划分方式,将各大山脉重新排列。查尔斯史密斯《世界主要河流长度的比较视图》(1817年)

河流图虽然比山高图少见,但也有着独具新意的创作。上面这幅图为第一幅河流比较图,也是拉直河流这种奇妙的表现方式第一次出现在版画上,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把它们放进小小一页纸的空间。詹姆斯怀尔德,约翰汤姆森《世界主要河流长度对比图》(1824年)

有的河流图也会采用统计学的风格,用直线来表示河流。有用知识传播协会《标明流向、国家和相对长度的主要河流图》(1834年)

在众多的河流图中,仅有一幅图没有采取拉直河流并将其并排排列的方式。在上面这幅图中,河流呈圆形排列,汇聚流向在构图中心的内海。虽然采用这种构图便于更忠实地描绘各条河的流经路线,但也产生了几组相当奇妙的毗邻关系:拉普拉塔河旁边就是幼发拉底河,伏尔加河则成了波托马克河的邻居。查尔斯史密斯父子《世界主要瀑布比较图》(1836年)

这种汇集并比较信息的狂热也激发了对最高瀑布、主要湖泊和最大岛屿的汇编工作,后来,更是出现了一种奇特的版本:世界主要人造建筑物图。人们也开始将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特色建筑放在一起来比较高度。詹姆斯雷诺兹《世界主要建筑比较视图》(1850—1851年)

绘图者以肖像画或风景画的构图来加工山高图,通过对色彩、明暗的运用,以及空间布局的调整,加强纵深感,在二维平面上呈现出了三维的立体世界。克里斯蒂安冯梅歇尔《瑞士中部最高地区远景图》(1786年)约翰汤姆森《苏格兰主要山脉高度的比较视图,以格兰扁山脉为典型代表》(1832年)马里亚诺费利佩帕兹索尔丹《秘鲁海拔高度比较概况图》(1865年)

比较地理绘图巧妙地将科学信息融入了艺术创作之中。以山高图为例,绘图者会将山脉名称、海拔高度等信息标注在相应位置,一些山高图也会标明植被垂直分布线、雪线和冰川。人造建筑、热气球、人物形象等元素有时也会出现在图中。我们可以在这样一幅图中获得大量的信息。阿尔文J.约翰逊《约翰逊的非洲、亚洲、欧洲、南北美洲山峰相对高度和河流长度图表》(1874年)布拉,丰塔纳《地球主要山脉、河流和瀑布比较图》(约1826年)

在下面这幅图中,我们不止可以根据等温线的分布掌握各地的气候差异,还能在下方比较世界各大山峰的高度。海因里希伯格豪斯《北半球等温曲线

《斯坦福大学奇幻地理:科学、艺术与想象》也记录了人类对世界逐步探索的历程。弗里德里希格奥尔格魏奇《亚历山大冯洪堡和艾梅邦普兰在钦博拉索火山山脚下》(1810 年)

珠穆朗玛峰作为世界最高峰的确立,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在它被发现之前,钦博拉索山曾一度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高的山峰。

亚历山大冯洪堡和艾梅邦普兰二人共同探索钦博拉索山,留下了大量数据。很多学者在绘制比较图时,都使用了他们的数据。直到1852年,孟加拉国地形学家拉达纳斯西格达将珠穆朗玛峰确定为世界最高峰,这座山峰才被加入山高图中。詹姆斯雷诺兹《群山图》

左图创作于1848—1850年,右图则创作于1852年之后。我们可以明显看出,右图新增两座山峰:乞力马扎罗山(于1848 年发现)和珠穆朗玛峰,其中珠穆朗玛峰没有附上数据,它高到溢出框架,几乎触及页面边缘。

在这本书中,科学测量与想象创作完美结合,山高、水长的数据得以直观展现,满足了人们对视觉对比的需求。丰富的地理信息融入绝佳的艺术表现力,使这些绘图兼具审美和收藏价值,带来一场赏心悦目的视觉盛宴。

原标题:《赠书!最早的数据可视化、拉直的河流……你见过这样的地图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