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说明目前官方并未对郑州特大暴雨造成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定性为事故,而是灾害。至于天灾中具体有多少人祸的部分,需要等待调查结果出来之后再下结论,根据不完整的信息来做判断下结论,都无异于盲人摸象,目前主观认为郑州相关方面,尤其是轨道交通运营部门应对不力的言论还没有准确客观的事实依据。

一是郑州是此次灾情的爆发点,受灾最为严重,从源头上更容易查清灾害形成和发展,尤其是次生灾害发展的相关机理,对于以后应对相关灾情提供更有价值的信息。

二是郑州作为一个千万级别的超大城市,在应对此类暴雨导致的内涝灾害反而是更脆弱的。大家可能有一个误区,认为高标准建设的大城市、新城市应对这类灾害的能力应该更强才对,但有句俗话叫“脱离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高标准建设了排涝设施、海绵城市工程确实能一定程度提高城市应对内涝的能力(比如提高30%-50%),但是像郑州这种量级的灾害,去批评城市花钱建的防涝设施是在浪费钱,就属于滑天下之大稽了。

来看数据:2020年郑州全年降雨量为681毫米,单日最大降雨量大概就是20毫米左右,所以郑州要打造海绵城市原则上可以依据这个数据,大致单日能处理雨水30毫米左右,能取得实际效果和工程经济之间比较好的平衡。

从历史记录来看,此次灾情前郑州单日最大降雨量产生于1987年,单日最高峰是289毫米,单时最高峰是110毫米。郑州打造海绵城市不可能按照这个历史上最高降雨量来设计,那将造成难以想象的工程投入。有过工程从业经验的人都会知道,服务能力和建设成本之间不是线性对应关系,尤其是地下工程,不仅耗费巨大而且是一次性投入,不像地面工程还能分片、分段完成。盲目提高建设标准将使得建设成本激增,而城市建设成本大部分都是财政来负担的。

而且,事实上郑州即使按照历史上最极端的天气来设计(当然实践中全世界不会有任何一个城市这样做),这次极端天气来了也顶不住。本次郑州单日最大降雨量超过500毫米,三日时间降水量达到720毫米,尤其是7月20日16时到17时,也就是地铁出事前2小时,郑州降雨达到巅峰,每小时降雨量达到201.9毫米——相当于50个西湖水量在1小时内直接倒在郑州市内。

但根据已有信息看,郑州气象部门在7月19日发出的红色预警,也只是预测未来可能出现100毫米以上的特大降雨。这样规模的降雨量当然会对地铁运营产生不利影响,但地铁内是有强排系统的,日常的渗漏和雨水倒灌,通过地铁内的强排系统很快就可以排放至市政管道中,一般不会影响车辆正常行驶。

且出现严重伤亡的5号线是郑州地铁通勤线路最长、运载客流最大的线路,也是全城唯一环线地铁线路。如果这条地铁线路停运,几乎意味着整个郑州市全部轨道交通系统停摆,由于地面会出现较深积水,大部分私家车、公交车也无法正常行驶。也就是说,7月20日下午17时地铁5号线是郑州市民下班、下学回家以及市民紧急通勤需求,如患急病要去医院人员等的唯一希望,一旦停运影响巨大。

但是,没想到7月20日降雨不是100毫米,而是500毫米,其中下午四点、五点的两个小时降雨量竟然高达每小时200毫米,如此极端的天气是谁也没预计到的,包括气象部门。所以,还是那句话,有没有应对不力需要等待调查,但直接给相关方扣一个对灾情“熟视无睹”的不作为帽子则有失偏颇。

比如之前在网上广泛流传的《被洪水吹破的牛皮》(现已被删稿)一文中对郑州灾害的相关评论就存在脱离了实际情况进行批评指摘,存在大量的事实谬误。不是不能批评,但是这样的缺乏专业领域基本常识的批评,情绪很重、价值很低,很容易带起了错误节奏。比如大家如果都群情激奋地批评海绵城市建设而导致这一工程在全国范围的中止,那对城市建设是有害而不是有利的。

三是一开始工作范围扩得过大将分散调查组的精力,也不具有全面调查的现实可能性,且现在还有部分地区处在灾害中,尚不具备调查条件,如果后续认为有扩大调查范围的必要,可以再进行调整。

其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五章】就专章规定了“生产安全事故的应急救援与调查处理”,

及时、准确地查清事故原因,查明事故性质和责任,评估应急处置工作,总结事故教训,提出整改措施,并对事故责任单位和人员提出处理建议。

负责事故调查处理的国务院有关部门和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在批复事故调查报告后一年内,组织有关部门对事故整改和防范措施落实情况进行评估,并及时向社会公开评估结果;对不履行职责导致事故整改和防范措施没有落实的有关单位和人员,应当按照有关规定追究责任。

另外,我国有专门的《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针对不同级别的事故进行了专门的划分:

第三条 根据生产安全事故(以下简称事故)造成的人员伤亡或者直接经济损失,事故一般分为以下等级:

,是指造成30人以上死亡,或者100人以上重伤(包括急性工业中毒,下同),或者1亿元以上直接经济损失的事故;

,是指造成10人以上30人以下死亡,或者50人以上100人以下重伤,或者5000万元以上1亿元以下直接经济损失的事故;

,是指造成3人以上10人以下死亡,或者10人以上50人以下重伤,或者1000万元以上5000万元以下直接经济损失的事故;

,是指造成3人以下死亡,或者10人以下重伤,或者1000万元以下直接经济损失的事故。

第十条 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和负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有关部门接到事故报告后,应当依照下列规定上报事故情况,并通知公安机关、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工会和人民检察院:

(一)特别重大事故、重大事故逐级上报至国务院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和负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有关部门;

(二)较大事故逐级上报至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和负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有关部门;

(三)一般事故上报至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和负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有关部门。

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和负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有关部门依照前款规定上报事故情况,应当同时报告本级人民政府。国务院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和负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有关部门以及省级人民政府接到发生特别重大事故、重大事故的报告后,应当立即报告国务院。

必要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和负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有关部门可以越级上报事故情况。

重大事故、较大事故、一般事故分别由事故发生地省级人民政府、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县级人民政府负责调查。省级人民政府、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县级人民政府可以直接组织事故调查组进行调查,也可以授权或者委托有关部门组织事故调查组进行调查。

未造成人员伤亡的一般事故,县级人民政府也可以委托事故发生单位组织事故调查组进行调查。

国务院组织成立调查组调查灾情是必要的、及时的。我相信灾情调查的目的,一方面是仔细甄别其中的天灾和人祸部分,人祸部分,该问责的坚决问责;但天灾部分,也不会因为舆情沸腾而罔顾是非。另一方面,是尊重科学、弄清灾情发生和发展的内在机理,针对性地查漏补缺,为未来更好地应对类似灾害总结经验教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