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中旬,虎牙和斗鱼相继披露了2021年二季度财报。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虎牙的净利润为2.50亿元,已连续15个季度保持盈利。相比之下,斗鱼的业绩则表现不佳,各项数据持续走低,并且连续3个季度处于亏损状态。

8月26日,据界面新闻消息,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于8月中旬宣布一系列部门和人员调整,成立企鹅电竞产品中心,该中心将全面负责企鹅电竞的产品研发和运营推广工作。企鹅电竞产品中心总经理为黄凌冬,直接向腾讯集团高级副总裁马晓轶汇报,黄凌冬同时还兼任虎牙的董事长职位。腾竞体育联席CEO、《英雄联盟》品牌负责人金亦波将担任中心助理总经理职位,向黄凌冬汇报。

此外,在本次调整中,游戏直播业务部被撤销,相关组织及团队平移至企鹅电竞产品中心、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战略管理中心等。

对此,腾讯方面回应称,企鹅电竞一直处于稳定运营中,并非新成立的团队,但关于企鹅电竞的业务调整及人事变动却未作出正面回应。

从向虎牙和斗鱼发出合并邀约到借助企鹅电竞重新梳理游戏直播业务,一个关键转折点出现在虎牙和斗鱼合并被终止之后。

7月1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了《市场监管总局关于禁止虎牙公司与斗鱼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合并案反垄断审查决定的公告》。该公告称,市场监管总局决定依法禁止二者合并。根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披露的数据,从营业额看,虎牙和斗鱼市场份额分别超过40%、30%,排名第一、第二,合计超过70%;从活跃用户数看,双方市场份额分别超过45%和35%,合计超过80%;从主播资源看,双方市场份额均超过30%,合计超过60%。

随后,腾讯发布公告,“将认真遵守审查决定,积极配合监管要求,依法合规经营,切实履行社会责任。”两天后,斗鱼宣布终止与虎牙的合并协议。

“对于腾讯而言,处于其游戏业务下游的游戏直播有着不可忽视的战略意义,如果虎牙和斗鱼合并成功,腾讯在游戏直播领域基本难逢敌手。”一位游戏行业人士向DoNews(ID:ilovedonews)解释,“游戏业务是腾讯最大的营收来源,在流量红利殆尽以后,游戏直播就成了提高用户留存、增强用户粘性的有效途径。合并被终止,意味着游戏直播领域已不再是腾讯系的虎牙和斗鱼的‘专场表演’。”

眼下,随着B站、字节跳动和快手加码游戏直播业务,腾讯也在思考如何稳固其在游戏直播领域的地位。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游戏直播领域的竞争格局正在悄然生变,新一轮的混战已拉开帷幕。

合并与和平戛然而止,虎牙和斗鱼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肉搏,双方的情况也不太乐观。

根据2021年二季度财报,虎牙的总营收为29.62亿元,同比增长9.8%,净利润为1.86亿元,同比下滑10.14%。而斗鱼的情况更为糟糕,其总营收为23.37亿元,同比下滑6.8%,净利润为-1.82亿元,由去年同期3.19亿元转盈为亏。

如果再往前梳理两个季度的财报数据,虎牙在2020年四季度、2021年一季度的总营收分别为29.9亿元、26,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06亿元 2.66亿元。同一时期的斗鱼总营收为22.69亿元、21.53亿元;净利润为-1.45亿元、-0.31亿元。通过纵向对比不难发现,虎牙的盈利能力正逐季度递减,面临着增收不增利的情况,而斗鱼的总营收和净利润则均处于下滑态势,整体已落后于虎牙。

除了总营收和净利润不尽如人意,虎牙和斗鱼的用户规模也陷入增长瓶颈。根据二季度财报,虎牙的月活跃用户数为7760万,同比微增2.6%;斗鱼的月活跃用户数为6070万,同比增长3.9%。尽管双方的用户规模均略有增长,但平均用户付费数量却下降明显。二季度,虎牙的平均付费用户总数为560万,同比下降9.68%;斗鱼的平均付费用户数为720万,同比下降5.26%。

上述行业人士分析认为,按照双方目前的形势,在接下来的肉搏战中斗鱼仍很难占据优势。一大原因在于,“虎牙的业务多元化相对要优于斗鱼不少。”

虎牙和斗鱼的营收结构基本一致,直播业务和广告及其他业务是其主要营收来源。根据二季度财报,虎牙的广告及其他业务收入为3.83亿元,同比增长189.9%,环比增长79.8%;斗鱼的广告及其他业务收入为1.59亿元,同比减少15.7%,环比微增2.98%。

“尽管广告及其他业务占总营收的比例有限,但该业务属于‘希望的火种’,同时也是未来竞争当中最大的变数。”该行业人士直言,“相比虎牙,斗鱼的处境比较危险。”

事实上,资本市场对待虎牙和斗鱼的态度最终在其股市表现上反映了出来。截至9月8日美股收盘,虎牙的市值为25.68亿美元,斗鱼的市值仅为12.98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如今虎牙的市值较35.02亿美元的上市首日市值跌去26.67%,而斗鱼则较37.33亿美元的上市首日市值跌去65.23%。

对于腾讯而言,虽然虎牙和斗鱼合并计划告吹,但游戏直播显然是一块无法放弃的蛋糕。来自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20年,游戏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55亿人,较2019年同比增长18.3%,而游戏直播的市场规模达到343亿元,在虎牙、斗鱼等头部平台增长的带动下,市场仍保持着一定的增速,并预计在2021年整体市场规模将超过430亿元。

相比游戏直播市场的争夺,一个更高维度的战略意义在于,企鹅电竞不仅能狙击新的竞争对手,还有助于构建游戏宣传渠道、延长游戏生命周期。

“B站、快手和字节跳动每一个都是狠角色。”上述行业人士告诉DoNews,如今市场格局正在发生变化,腾讯自然无法袖手旁观,虽然从用户规模来看,企鹅电竞与虎牙和斗鱼有着不小的差距,但统计数据显示,其月活跃用户数也有565万之多,将企鹅电竞扶持成为继虎牙和斗鱼之后的第三大游戏直播平台,本身也是在为未来铺路。

一位游戏直播从业者认为,独立的游戏直播平台未来将不再有意义,社交、游戏与游戏直播的结合会愈加紧密。“社交能为游戏带来源源不断的流量和粘性,而游戏版权又能为游戏直播保驾护航。游戏直播的竞争最终会成为生态的竞争。”

字节跳动或许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游戏版权上屡屡受限后,字节跳动早在2019年便组建了一百多人的重度游戏自研团队“绿洲计划”,这支队伍很快扩张到了上千人,遍布北上深等城市。

收购与投资游戏公司也在同步进行中。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字节跳动已经拥有29家游戏公司,10个以上的游戏工作室,4大发行平台和超过2000名员工,其中较为知名的游戏公司有上海墨鹍、北京深极、沐瞳科技和北京有爱互娱等。

B站也是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2020年3月,原大鹅文化CEO王宇阳和COO王智开加入B站负责直播业务。而2019年年底,B站刚以5000万元的签约费挖来了前“斗鱼一姐”冯提莫,又斥资8亿元拍得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的三年独家直播版权。

游戏直播业务对B站的反哺,在其财报中有所体现。根据B站2021年二季度财报,以OGV(专业机构创作视频)和直播为主的增值服务业务收入,同比增长98%至16.3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达36%。值得注意的是,自2020年四季度以来,B站的增值服务业务已连续三个季度超越游戏业务,成为了公司最大的营收来源。

与此同时,B站也在向游戏直播的上游发力。今年8月,B站举办了2021年游戏新品发布会,一口气推出了10款独家代理游戏和6款自研游戏新作,包括《代号:依露希尔》《代号:艾塔》《大江湖之苍龙与白鸟》《宝石研物语:伊恩之石》《代号:红月》等。下半年,B站还将负责腾讯《英雄联盟》、网易《哈利波特》等重磅游戏联运。

相比之下,快手在游戏直播领域的打法较为缓和。2019年2月,快手推出了独立的游戏直播APP“电喵直播”,提供游戏直播、游戏视频、游戏社区、游戏下载等内容;7月,快手又公布“百万游戏创作者扶持”计划,宣布2019年将引入不少于500个头部游戏内容创作者。

根据快手大数据研究院的数据,截止2020年6月,快手的直播日活跃用户数达到1.7亿,已经占据了2020年线%的市场份额,其游戏直播月活跃用户数突破了2.2亿,游戏短视频月活跃用户数则超过3亿。

从目前的竞争格局来看,游戏直播行业已由此前的“双雄争霸”变成了“群雄逐鹿”。

根据CNNIC发布的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20年12月,中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6.17亿人,在全体网民中渗透率达到62.4%,直播已成为互联网产业重要的组成部分。而游戏直播作为网络直播的一部分,也已迎来强监管时代。

“与直播行业相关的政策正密集出台,未来,对于游戏直播的监管会越来越严格。如何在强监管之下合规运营,将是所有游戏直播平台不得不面对的挑战。”上述从业者表示。

9月8日,中央宣传部、国家新闻出版署有关负责人会同中央网信办、文化和旅游部等部门,对腾讯、网易等重点网络游戏企业和游戏账号租售平台、游戏直播平台进行约谈。

约谈指出,各网络游戏企业、游戏账号租售平台、游戏直播平台要提高政治站位、强化责任担当,深刻认识严格管理、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重要性紧迫性,坚决将有关要求落到实处,切实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

而针对游戏直播,要加强网络游戏内容审核把关,严禁含有错误价值取向、淫秽色情、血腥恐怖等违法违规内容,坚决抵制拜金主义、“娘炮”、“耽美”等不良文化,同时禁止出现高额打赏、未成年人打赏等情况。

9月2日,《网络表演经纪机构管理办法》正式发布并开始施行,其中明确规定网络表演经纪机构不得以虚假消费、带头打赏等方式诱导用户消费,不得以打赏排名、虚假宣传等方式炒作网络表演者收入。网络表演经纪机构应当加强对签约网络表演者的约束,要求其不得以语言刺激、不合理特殊对待、承诺返利等方式诱导用户消费。

不难发现,接二连三的监管手段,除了对游戏直播内容作出明确要求外,还将矛头指向了游戏直播平台最为核心的商业模式——直播打赏。

根据二季度财报,虎牙的直播业务收入为25.79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为87.1%,斗鱼的直播业务收入为21.78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为93.2%。

“游戏直播本来就是政策监管重点关照的对象,而且全社会对于直播打赏滋生出的一些非理性行为和灰色空间的不满也在与日俱增,这让以直播打赏为商业模式的游戏直播平台面临着诸多不确定性。”该从业者向DoNews表示,调整营收结构,探索更多切实可行的商业模式,将是游戏直播平台接下来的主要方向。

关键词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习同美国总统拜登通电线项电竞入围杭州亚运会,英雄联盟、王者荣耀、街霸领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