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2021-07-14 11:57·青轴游事作者|青轴君原创首发|青轴游事看见斗鱼和虎牙牵手失败,已经在业内flop到底的龙珠直播连发十条微博,把存在感刷到几年来的最高点。一句“感谢市场监管总局,我们一直被腾讯的二个儿子欺负”,用拟人化的幼稚口吻,情真意切地传达了幼儿园小朋友找老师告状的神态。说来有趣,在游戏直播领域,龙珠直播才是腾讯长子,只不过后来父子反目,腾讯把龙珠过继给苏宁,双方逐渐形同陌路。有了二胎、三胎,腾讯一门心思都放在奶大虎牙、斗鱼身上,而隔壁老张家的龙珠,则像缺乏关爱的叛逆期少年——大手大脚花钱债台高筑,又因为搞黄色被约谈整改,终于在一番不务正业之后,从行业尖子生跌到差生队列。如今看见兄弟们过得不好,已经被扫地出门的龙珠直播,跳出来嘲讽几句,倒也在意料之内。家产没得争,过过嘴瘾也好。很可惜,某些人想象中“游戏直播苦鹅厂久矣”,以至于只要振臂一呼,就会有无数人云集景从的盛况,并没有在龙珠的微博评论区上演。实际情况是,有人惊叹龙珠直播还没死,也有人翻起了旧账,问龙珠直播能不能把拖欠的工资还了。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看来,这届网友还要再学习一个。龙珠直播的欠薪事件,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不少学生参加过由龙珠直播举办的拳皇98OL手游直播活动,却等了近半年也没有收到承诺好的奖金,由此揭开龙珠大面积欠薪问题的冰山一角。根据当时的媒体报道显示,龙珠不止欠参加活动的学生、业余主播们的钱,就连存在签约关系的自家主播,也照样拖欠工资。长期欠薪的结果是,人气主播陈子豪、李永、大龙猫等先后出走,后来堪称龙珠直播台柱子的旭旭宝宝,也转投了斗鱼的怀抱。旭旭宝宝yyds离开龙珠前,这位在龙珠直播了三年的主播说,他和龙珠之间的关系,“就跟谈了几年的女朋友,现在不想和她好了,就算给分手费也要和她断了关系”。旭旭宝宝的离开,无疑加速了龙珠的衰落,大量愤怒的粉丝为龙珠直播刷差评,然后跟着他转投斗鱼怀抱。这边厢,在斗鱼的DNF板块旭旭宝宝扶摇直上,不断冲破热度纪录,成为斗鱼DNF板块一哥,那边厢,龙珠渐渐失却昔日游戏直播三强的光辉,泯然众人。根据游资网《2020游戏直播数据报告》显示,该年度斗鱼、虎牙分别以33.60%和26.50%的占比率成为游戏直播行业最大赢家,占据60%左右的市场份额;网易CC、快手、B站、企鹅电竞以及YY直播分别以17.90%、10.10%、7.20%、3.40%和1.4%的占比率占比瓜分不足四成的游戏直播礼物收入。发现没有,舞台上根本没有龙珠的位置,要能够被人们看到,龙珠唯一的选择,就是给自己加戏。加戏需要讲究格调。在7月10日,龙珠直播充满亢奋的10条微博下面,有网友提议“把旭旭宝宝请回来可好?”龙珠直播生硬地回了一句:“他拿着美国人的工资我请不起”。品,你细品。2015年2月,游戏直播赛道方兴未艾之时,腾讯以436万的资金持股20%,联手PLU(游戏娱乐传媒)成立龙珠直播,并且开始将流量等资源向龙珠倾斜。那时,说龙珠含着金汤匙出身也不为过,在和互娱体系合作之下,龙珠平台聚集了腾讯各类赛事和游戏资源。艾瑞咨询对各直播平台的内容分布做过分析,发现穿越火线、地下城与勇士、逆战这些人气较高的腾讯系网游直播资源基本被龙珠垄断。比起Acfun中独立出来的斗鱼,龙珠直播可谓占尽天时地利,资本雄厚、IP充足,最早腾讯计划里和斗鱼合并的首选,也是这家自己一手扶植起来的直播平台。很可惜,事情在几个月后起了变化。那时王思聪还没追舔孙一宁,比起小黄鸡恃萌行凶的表情包,更广为人知的,是他拿着老爹给的五亿零花钱纵横资本圈。热爱游戏的葱宝,重资建立了熊猫直播,并且开启了直播行业的“金元”时代。在熊猫直播面世前,主播的身价虽然高,勉强也在一个不那么夸张的量级。比如《英雄联盟》著名选手草莓,退役前月薪2万,退役后以500万年薪签约战旗TV,虽然涨幅巨大,但作为头部电竞选手,实力、能带来的流量,也和价格可以匹配。王思聪一来,直接把挖人的基准线从百万,提到了全新的高度。熊猫年会上,王思聪曾随手撒出500万传说中,王思聪曾经给小智开过五年三个亿的天价,至于这则传言的真实性,或许可以从王思聪续签PDD一次性砸出三个亿上得到验证。龙珠直播创始人陈琦栋,被王思聪这一个冲锋打得措手不及,就连和斗鱼之间的争执都被搁置了,“突然王思聪等人带着资本杀入,一下子把行业搞得很混乱,并且不计成本争抢主播,从2016年开始主播薪酬大幅上涨,很多平台撑不下去最终倒闭。”在巨大的压力下,他做出了一个危险的决定——和王思聪带来的资本狂潮正面拼钱。截至2016年底,龙珠负债3.8个亿,债主名单长长一串:主播、搭建商、经纪公司、供货商、物业、电费、宽带费…即使如此,烧光家底的龙珠还是面临主播大量流失的困境,更惨的是,腾讯在亲生的头胎和捡来的二胎之间做出了选择:撤资龙珠,加码斗鱼。失去资本的荫庇,在真金白银争抢主播和IP的风暴里,龙珠赤裸了几个月,直到苏宁以9亿的交易对价完成对龙珠直播的全资收购,才算获得短暂的安稳。那时,陈琦栋信心满满,说自己在下很大一盘棋,“龙珠直播满血复活了,终于可以对竞争对手们说——呵呵了。”就像中国男足终究要告别金元时代一样,随着熊猫的倒塌,游戏直播行业也开始回归理性。毕竟,游戏主播本身就不是那么巨大的生意。根据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游戏直播在2019年的市场规模仅为200亿元,预计到2021年,整体规模能增长到近400亿元。随着快手、抖音、B站的崛起,这有限的市场又被短视频平台分走一杯羹,当游戏直播逐渐失去其专业性,成为更广泛的大众娱乐,主播的含金量和门槛也随之下降。硬核玩家不再是唯一的用户,娱乐性越发重要,天价挖退役选手的打法逐渐失效,娱乐玩家们的选择,开始左右市场的风向。比起硬核直播,大家更爱看周姐整活根据统计,2020年有2.2亿用户每月在快手上观看游戏直播,比斗鱼、虎牙之和还多8000万人。另一方面,B站则耗资8亿买下《英雄联盟》直播版权,挖走斗鱼知名主播冯提莫,整合内部游戏业务,全面进军游戏直播。龙珠委屈控诉的腾讯“二个儿子”虎牙、斗鱼,尚且在这股浪潮里左支右绌,从加盟苏宁旗下后,就开始失去游戏直播优势,又没有成功开掘出所谓“文体生活”新市场的龙珠,更是被洪流淹没。看着陌生的行业,龙珠心里的苦,只有自己清楚。实际上,2017年6月,已经改换门庭走进苏宁家的龙珠,还曾经和腾讯有过接触。那时,陈琦栋和苏宁为龙珠规划了新的方向,布局游戏、体育、泛娱乐和电商四个板块,在游戏领域,挑起龙珠业务大梁的,是来自腾讯的《穿越火线》。后面的两年间,腾讯又陆陆续续,给了龙珠十几款游戏的官方授权,并且把龙珠纳入了腾讯的主播认证计划。但现在来看,这些行动并没能弥合二者之间的裂痕。龙珠直播声讨腾讯的十条微博里,有一条别有趣味,它说:“它们(腾讯)投资的游戏我们不玩,看直播上龙珠”。如果龙珠直播早几年说这句话,只怕,现在也没有龙珠直播了。

看见斗鱼和虎牙牵手失败,已经在业内flop到底的龙珠直播连发十条微博,把存在感刷到几年来的最高点。

一句“感谢市场监管总局,我们一直被腾讯的二个儿子欺负”,用拟人化的幼稚口吻,情真意切地传达了幼儿园小朋友找老师告状的神态。

说来有趣,在游戏直播领域,龙珠直播才是腾讯长子,只不过后来父子反目,腾讯把龙珠过继给苏宁,双方逐渐形同陌路。

有了二胎、三胎,腾讯一门心思都放在奶大虎牙、斗鱼身上,而隔壁老张家的龙珠,则像缺乏关爱的叛逆期少年——大手大脚花钱债台高筑,又因为搞黄色被约谈整改,终于在一番不务正业之后,从行业尖子生跌到差生队列。

如今看见兄弟们过得不好,已经被扫地出门的龙珠直播,跳出来嘲讽几句,倒也在意料之内。

很可惜,某些人想象中“游戏直播苦鹅厂久矣”,以至于只要振臂一呼,就会有无数人云集景从的盛况,并没有在龙珠的微博评论区上演。

实际情况是,有人惊叹龙珠直播还没死,也有人翻起了旧账,问龙珠直播能不能把拖欠的工资还了。

龙珠直播的欠薪事件,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不少学生参加过由龙珠直播举办的拳皇98OL手游直播活动,却等了近半年也没有收到承诺好的奖金,由此揭开龙珠大面积欠薪问题的冰山一角。

根据当时的媒体报道显示,龙珠不止欠参加活动的学生、业余主播们的钱,就连存在签约关系的自家主播,也照样拖欠工资。

长期欠薪的结果是,人气主播陈子豪、李永、大龙猫等先后出走,后来堪称龙珠直播台柱子的旭旭宝宝,也转投了斗鱼的怀抱。

离开龙珠前,这位在龙珠直播了三年的主播说,他和龙珠之间的关系,“就跟谈了几年的女朋友,现在不想和她好了,就算给分手费也要和她断了关系”。

旭旭宝宝的离开,无疑加速了龙珠的衰落,大量愤怒的粉丝为龙珠直播刷差评,然后跟着他转投斗鱼怀抱。

这边厢,在斗鱼的DNF板块旭旭宝宝扶摇直上,不断冲破热度纪录,成为斗鱼DNF板块一哥,那边厢,龙珠渐渐失却昔日游戏直播三强的光辉,泯然众人。

根据游资网《2020游戏直播数据报告》显示,该年度斗鱼、虎牙分别以33.60%和26.50%的占比率成为游戏直播行业最大赢家,占据60%左右的市场份额;网易CC、快手、B站、企鹅电竞以及YY直播分别以17.90%、10.10%、7.20%、3.40%和1.4%的占比率占比瓜分不足四成的游戏直播礼物收入。

发现没有,舞台上根本没有龙珠的位置,要能够被人们看到,龙珠唯一的选择,就是给自己加戏。

在7月10日,龙珠直播充满亢奋的10条微博下面,有网友提议“把旭旭宝宝请回来可好?”

2015年2月,游戏直播赛道方兴未艾之时,腾讯以436万的资金持股20%,联手PLU(游戏娱乐传媒)成立龙珠直播,并且开始将流量等资源向龙珠倾斜。

那时,说龙珠含着金汤匙出身也不为过,在和互娱体系合作之下,龙珠平台聚集了腾讯各类赛事和游戏资源。

艾瑞咨询对各直播平台的内容分布做过分析,发现穿越火线、地下城与勇士、逆战这些人气较高的腾讯系网游直播资源基本被龙珠垄断。

比起Acfun中独立出来的斗鱼,龙珠直播可谓占尽天时地利,资本雄厚、IP充足,最早腾讯计划里和斗鱼合并的首选,也是这家自己一手扶植起来的直播平台。

那时王思聪还没追舔孙一宁,比起小黄鸡恃萌行凶的表情包,更广为人知的,是他拿着老爹给的五亿零花钱纵横资本圈。

在熊猫直播面世前,主播的身价虽然高,勉强也在一个不那么夸张的量级。比如《英雄联盟》著名选手草莓,退役前月薪2万,退役后以500万年薪签约战旗TV,虽然涨幅巨大,但作为头部电竞选手,实力、能带来的流量,也和价格可以匹配。

传说中,王思聪曾经给小智开过五年三个亿的天价,至于这则传言的真实性,或许可以从王思聪续签PDD一次性砸出三个亿上得到验证。

龙珠直播创始人陈琦栋,被王思聪这一个冲锋打得措手不及,就连和斗鱼之间的争执都被搁置了,“突然王思聪等人带着资本杀入,一下子把行业搞得很混乱,并且不计成本争抢主播,从2016年开始主播薪酬大幅上涨,很多平台撑不下去最终倒闭。”

在巨大的压力下,他做出了一个危险的决定——和王思聪带来的资本狂潮正面拼钱。

截至2016年底,龙珠负债3.8个亿,债主名单长长一串:主播、搭建商、经纪公司、供货商、物业、电费、宽带费…

即使如此,烧光家底的龙珠还是面临主播大量流失的困境,更惨的是,腾讯在亲生的头胎和捡来的二胎之间做出了选择:撤资龙珠,加码斗鱼。

失去资本的荫庇,在真金白银争抢主播和IP的风暴里,龙珠赤裸了几个月,直到苏宁以9亿的交易对价完成对龙珠直播的全资收购,才算获得短暂的安稳。

那时,陈琦栋信心满满,说自己在下很大一盘棋,“龙珠直播满血复活了,终于可以对竞争对手们说——呵呵了。”

就像中国男足终究要告别金元时代一样,随着熊猫的倒塌,游戏直播行业也开始回归理性。

毕竟,游戏主播本身就不是那么巨大的生意。根据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游戏直播在2019年的市场规模仅为200亿元,预计到2021年,整体规模能增长到近400亿元。

随着快手、抖音、B站的崛起,这有限的市场又被短视频平台分走一杯羹,当游戏直播逐渐失去其专业性,成为更广泛的大众娱乐,主播的含金量和门槛也随之下降。

硬核玩家不再是唯一的用户,娱乐性越发重要,天价挖退役选手的打法逐渐失效,娱乐玩家们的选择,开始左右市场的风向。

根据统计,2020年有2.2亿用户每月在快手上观看游戏直播,比斗鱼、虎牙之和还多8000万人。另一方面,B站则耗资8亿买下《英雄联盟》直播版权,挖走斗鱼知名主播冯提莫,整合内部游戏业务,全面进军游戏直播。

龙珠委屈控诉的腾讯“二个儿子”虎牙、斗鱼,尚且在这股浪潮里左支右绌,从加盟苏宁旗下后,就开始失去游戏直播优势,又没有成功开掘出所谓“文体生活”新市场的龙珠,更是被洪流淹没。

实际上,2017年6月,已经改换门庭走进苏宁家的龙珠,还曾经和腾讯有过接触。那时,陈琦栋和苏宁为龙珠规划了新的方向,布局游戏、体育、泛娱乐和电商四个板块,在游戏领域,挑起龙珠业务大梁的,是来自腾讯的《穿越火线》。

后面的两年间,腾讯又陆陆续续,给了龙珠十几款游戏的官方授权,并且把龙珠纳入了腾讯的主播认证计划。

龙珠直播声讨腾讯的十条微博里,有一条别有趣味,它说:“它们(腾讯)投资的游戏我们不玩,看直播上龙珠”。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台军演练机场被炸瘫痪、战机起降战备道,蔡英文现身,网友:跑不掉的,何必呢?

2亿多打造的“天下第一水司楼”又要拆了?这个年收不足10亿曾举债400亿的小县城回应了

iPhone 13系列国行较去年降价,iPhone 13 128GB便宜800元

iPad mini 6发布:A15芯片,起售价3799元,全面屏指纹解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